产品介绍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学术论文岂能一撤了之!中国学者首次撤回Nature封面文章引关注

该文章自3月12日宣布以来争议不断。先是注销仅24小时后,国内多位学术同行联合宣布质疑文章。紧接着,一些世界同行也纷繁指出其标本剖析的缺点。

宣布论文时风景无限,吊销稿件时低沉平平。关于这样的学术现象,本年6月Nature还曾发文,指出撤稿声明透明度缺失问题。

作业回忆:

2020年3月13日,我国学者在 返朴 公号上刊登质疑文章《琥珀中的 史上最小恐龙 ,也许是史上最大乌龙》,指出该研讨中的标本应是蜥蜴而不是恐龙/鸟;

2020年5月23日,Nature修改告诉质疑论文的k8凯发作者,表明原论文或许有问题,但现在不适合在Nature上宣布质疑论文;

2020年6月14日,原论文作者将对质疑论文的回复发在预印本渠道bioRxiv,以为 眼齿鸟 仍然是鸟;

论文作者团队在Nature的撤稿声明中说:

对此,论文榜首作者邢立达给出的中文撤稿阐明有进一步解说。

论文作者能与Nature洽谈撤稿,弄清琥珀中这件标本不是 最小恐龙/鸟 而是鳞龙/蜥蜴,表现了对科学担任的精力,值得必定。

最初国内外专家对该论文研讨定论的质疑并非树立在有新标本的根底之上,他们仅凭论文中原始标本的CT扫描数据,就提出作者判别有误。

Oliver Rauhut:

论文首要问题是,作者根本上先入为主地以为该标本是鸟,而且在此前提下对其进行了剖析。

提出 眼齿鸟 是最小恐龙的假定便是过错的。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消失的眶前孔和多出的侧生齿,这是典型的有鳞类生物的特征,不能通过保存不良等方法来解说。一切的恐龙和鸟类,无一例外,都有眶前孔,而且具有槽生齿。

关于撤稿原因的阐释,是每篇撤稿声明最要害的部分。

这份撤稿声明只提及后者,并未就要害的原始标本剖析和证明问题给出正面阐明,难以令人信服。

依据财新报导中揭露的时刻头绪,2020年1月22日论文确认被接纳后,该研讨团队就看到了新标本,且在3月12日论文宣布前后现已取得了新标本重要的CT扫描数据,并以为其颅后骨骼的CT数据更支撑该物种是蜥蜴的假定。

中文撤稿阐明解说,理由是他们 将HPG-15-3放在更大的系统发育特征矩阵中验证,剖析成果仍然支撑HPG-15-3归于恐龙傍边的鸟类 。

该预印本发布后,经同行重复查看发现,该矩阵剖析存在一系列解剖学信息编码的过错。在批改了那些解剖学信息的过错后,运用相同的矩阵,得到的成果是眼齿 鸟 坐落鳞龙类中的有鳞类,即蜥蜴、蛇和沧龙这一支系之中,离主龙类的恐龙和鸟类相去甚远。

可是,在被国内外同行重复指出从原始标本的解剖学观察到系统发育剖析都存在 清楚明了 的过错时,作者一直没能正视。

一篇尖端期刊的封面文章遭到广泛质疑,同行评定参加的 把关机制 失效从作业产生时就被指出。

这个作业是表现科学自我纠正才干的一个很好的比如 科学界或许注意到并纠正了过错的解说 科学便是这样运作的。

这件事提示咱们一些高影响力的期刊怎么进行质量把控的问题,以及怎样的论文才干被刊登在这些期刊上。

手稿的同行评定进程失利了。同行评定的意图是在发布之前发现此类过错。审稿人应仔细阅览手稿,像在法庭上的辩护律师那样对其进行穿插查看,企图找出任何缺点。审稿人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人物。

刊发一则令人惊叹的故事,制作引人注意图效果,这明显逾越了怎么展开和发布科学研讨的既定标准。虽然在这种状况下,很简单把责备的目标只是指向作者和/或期刊,但咱们也应该记住,现有科学作业路途的一些结构性方面似乎是在规划上会将人们面向那个方向。

撤稿音讯确认后,《我国科学报》榜首时刻联络了论文榜首作者邢立达。除中文撤稿阐明外,他拒绝了采访,并表明假如有更多问题,请与通讯作者联络。

作为一名青年古生物学者、科普达人,邢立达近年来宣布了多篇高水平期刊论文。在他的个人主页中,除撤稿的这篇外,还有五篇代表论文,均为榜首作者。

记者阅览论文发现,这些文章在叙说作者奉献时,邢立达的奉献根本环绕标本供给、项目规划者、领导,有的包含手稿写作。

上一年两会期间,多位科技界代表委员向媒体指出现在我国对科研成果 三认三不认 的现象:只认榜首作者、只认榜首作者单位、只认通讯作者;不认非榜首作者、不认非榜首作者单位、不认非通讯作者。

在德国,咱们首要的赞助组织DFG拟定了杰出的研讨实践的规矩和原则。假如榜首作者仅供给标本,但不参加实践研讨,也不参加成果的解说,那么依据我的了解,他不能作为榜首作者。一般来说,在古生物学中,榜首作者应该是完结大部分作业并在提出最重要的成果和论文解说方面发挥最大效果的作者。

我听说过这样的状况,即有人以要求做榜首作者为条件,让其他同行取得研讨标本的时机,而这个人再无其他奉献 这当然是不道德的学术行为。可是,我对当时作业的细节并不了解,因而我无法确认这儿是否存在这种状况。

在生物研讨范畴,多人参加项目是习以为常的作业,研讨小组的担任人或许并没有做许多实践的作业,这便是为什么要把榜首作者和最终作者进行区别。由于榜首作者是从事大部分实践作业,或许至少是最重要的实践作业的人;最终一位作者是该项意图担任人。

近年来,科学界对一起作者的重视日益添加,在这些一起作者中,小组担任人除了为该项目供给资金外实践上什么也没做,但仍然能够将他们的姓名写在纸上。

我个人以为,项目担任人至少应该检查论文的数据,以保证他们了解而且支撑提出的定论。在论文中,我是最终一位作者,我也总是尽或许地动手参加实践剖析,而且经常会自己生成一些数据。

 

咱们就 眼齿鸟 是鸟类仍是蜥蜴进行揭露评论,并供给了依据,我很有决心从长远来看,正确的解说一定会占有优势。咱们对鸟类演化的了解不会遭到危害。

参考资料:

2. 科学网:《Nature聚集:要撤稿?请告知清楚这4点!》

4. https://doi.org/10.1101/2020.03.16.993949

6.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553-9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3 K8凯发网站K8凯发网站-k8凯发 All Rights Reserved